美媒:中國信用體系建設無可厚非 旨在增進信任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博士生莎澤達·艾哈邁德4月22日在美國“中參館”網站刊文稱,他幾乎每天都會收到谷歌快訊發來的郵件,裡面有探讨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新文章,很少遇到哪篇文章不包含幾個事實錯誤和嚴重錯誤描述。但事實上,中國信用體系建設是相當公開的行為,而相比之下美國的做法更隐蔽,影響到數以百萬計美國人的生活。

  文章稱,外國媒體把社會信用體系歪曲成了與中國實際情況相去甚遠的技術反烏托邦。針對錯誤報道,幾位研究人員試圖引用外國媒體報道出錯的确鑿事例予以糾正。常見的錯誤包括:假定中國的所有監視技術都輸入一個中央數據庫,每個可記錄的行動都被确定一個分值并從綜合評分中扣除,中國的每個人都有這樣一個評分。

  而實際上,社會信用是一個廣泛的政策項目,旨在通過一系列措施鼓勵個人、企業、法律機構和政府本身更加“守信”。這些措施包括将違法者列入黑名單,将有模範記錄的人列入“紅名單”以及一系列獎懲措施。在有些地方,它還涉及本土化和試驗性的評分系統,意在激勵“更好的”行為。“社會信用”這個籠統類别包含了一個更廣泛政策議程的幾項不斷變化的内容,其中既包括國家倡議,也包括城市一級的試點項目,而這些項目并沒有推廣到全國範圍。

  文章稱,現有的社會信用體系所代表的一系列政策倡議旨在增進信任,包括公司與客戶之間的信任,以及公民與政府之間的信任。這種建立信任的做法可以服務于經濟和政治目的。雖然政府用來為建立社會信用體系辯解的許多問題的核心是經濟考量——改善食品安全、懲罰債務人以及打擊網上銷售的假冒商品,但其他問題則符合促進機構信任的更廣泛主題,比如懲罰開展誤導性或僞造學術研究的人。

  文章還稱,該體系在中國最廣為宣傳的一面是如何懲罰那些被認為“不值得信任”的人。不過,中國政府用來實施這些懲罰措施的手段并不特别獨特——其中有些手段在美國已經無處不在。事實上,兩國建立信任的方式比人們預想的更為相似。

  文章指出,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核心機制是創建黑名單。政府利用黑名單懲罰各種尚不構成犯罪活動的違法行為。經常被列入黑名單的對象包括有能力償還債務但選擇不這樣做的人,通常被稱為“老賴”。中國法院将不聽從法庭命令的“失信被執行人”列入全國黑名單。這些命令通常屬于财務性質,與償還債務有關。但也可以包括其他種類的命令,比如向受害方正式道歉等。被列入某些黑名單的懲罰措施包括:不準從事公務員工作、禁止将子女送入私立學校、禁止預訂乘飛機旅行或在火車上乘坐“軟卧車廂”。

  文章還指出,除了黑名單,中國也有“紅名單”。這包括确認哪些人的行為被認為是“值得信賴的”典範,包括按時支付賬單和納稅,或者在某些城市做義工和獻血。

  此外,還有一些更專門的例子可以說明如何予以獎勵:政府制定了一項鼓勵年輕人從事志願工作的國家“行動計劃”,被認定為優秀的志願者可以得到的好處包括,向騰訊提出的求職申請可以得到優先考慮,通過阿裡巴巴支付打折的手機費,獲得在阿裡巴巴電子商務網站天貓上購物的優惠券等。國家也許會在某個時候與技術公司分享有關其紅名單的信息,以提供更多好處。

  文章最後稱,利用黑名單增進信任絕不僅限于中國。這在美國也很普遍,但形式不同。中國社會信用體系下的黑名單是一種相當公開的影響行為的手段。相比之下,美國的類似做法往往比較隐蔽。私營企業編纂有輕微過失的人員名單,一般以“數據經紀人”的身份在監管相對不足的市場出售這些名單,從而形成了一些隐匿但技術上合法的數據判斷,影響到數以百萬計美國人的生活。


來源:參考消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