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征信體系運作模式及借鑒

征信體系作為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有利于信息的整合與共享,促進誠信約束與激勵,消除信息不對稱,降低企業與個人的借貸成本,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發展。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使得韓國經濟受到重創,信貸市場冷卻下行。為應對危機影響,刺激内需、擴大消費,韓國政府出台一系列促進消費金融發展的政策措施,與之相伴的是韓國征信市場逐漸發展完善,相關經驗為我國提供了參考借鑒。

  法律體系

  (一)信用信息保護。韓國的征信法律具有專門立法的特點,重視嚴格保護信用信息。1995年,韓國頒布實施《信用信息使用與保護法》(以下簡稱《信用信息法》),《信用信息法》及其實施細則專門對征信業務及企業和個人信用信息的收集、使用與保護進行全面和具體的規範,對征信業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是韓國征信業的基本法律。

  自頒布實施以來,該法曆經20餘次修訂完善,以确保能夠持續滿足市場主體需求,加強和完善對個人與企業信用信息的保護。

  (二)個人基本信息保護。在個人信用信息使用和保護方面,韓國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征信機構發揮重要職責,由于這兩類征信機構對個人信息的定義、收集和使用等标準與具體執行方面存在不一緻,導緻韓國個人信息洩露、消費者受到侵害的案件時有發生。

  因此,韓國十分重視個人基本信息保護。經過8年的立法過程,《個人信息保護法》最終于2011年9月正式頒布實施。《個人信息保護法》共分為9章75條,主要包括個人信息使用、收集和公開的基本原則與全方位的個人信息保護體系的構建。

  運作模式

  (一)根據《信用信息法》的規定成立負責運營信用信息數據庫的公共機構。其中包括管理綜合性信用信息數據庫的公共征信機構——韓國征信信息院(簡稱KCIS)及管理專業性信用信息數據庫的金融業授信協會、生命保險協會、财産損害保險協會、韓國信息通信振興協會、金融投資協會等行業協會。

  KCIS的主要職能包括以下幾方面:

  一是集中收集個人與企業三種類型的信用信息:一般信用信息、技術信用信息和保險信用信息。

  二是對外提供信用信息查詢服務。KCIS将收集的信用信息彙總形成信息數據庫,根據需要向金融機構等提供不同類型的信用信息,用于評估貸款者的債務償還能力、計算個人信用等級、開發信用評級及風險管理技術、對擁有優秀技術能力但資金不足的企業提供資金支持、預防保險詐騙、防止重複投保及保險虧損等方面。

  三是進行信用信息大數據分析及提供信息支持服務。KCIS将收集到的一般、技術、保險信用信息融合在一起進行大數據分析,并向金融、公共、研究機構等提供其分析結果,為加強韓國金融産業的競争力和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提供基礎性支持。

  (二)以營利為目的的私營征信公司。作為KCIS的會員,它們從KCIS數據庫中采集信息,同時通過其他渠道收集其他征信信息,對外提供信用評級和征信報告等服務,代表性機構為韓國國家信息與信用評估公司(簡稱NICE)。

  NICE成立于1986年,1989年率先在韓國提供線上征信信息服務,2004年股票在首爾股票交易所上市。其核心業務領域已經擴展至個人征信、企業征信、信用評級、債券評級、ATM服務等所有征信服務領域。

  啟示借鑒

  (一)有效發揮市場力量,構建高效運行的征信市場格局。韓國征信業發展采取了公共部門與私人部門并存的混合發展模式,其優點是,一方面,公共征信系統低成本、高效率地提供征信基礎信息服務;另一方面,随着征信行業的發展,征信市場規模逐步擴大,逐漸發展私營征信機構,有效發揮市場運營機制比較靈活的優點,征信行業格局合理且産業鍊完整,同時收集的信息數據來源多元化,征信服務品種豐富,公共征信機構和私營征信機構之間實現錯位競争。

  我國征信業雖然起步較晚,但是進步明顯。目前,應在發揮人民銀行征信中心作為國家公共征信基礎信息數據庫地位的基礎上,逐步增加市場化征信機構數量,鼓勵其根據市場需要開發更加複雜和高端的征信産品與服務,發揮市場對資源的基礎性配置作用,共同推動征信市場發展,逐漸形成市場化征信機構與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功能互補、有序發展的征信市場格局。

  (二)逐步擴大信用信息數據來源,為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好的征信信息服務。

  征信市場的高效運行依賴于安全、覆蓋範圍廣泛的基礎信息收集、處理及共享機制。目前,我國已初步建立起由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行政管理部門的信用信息系統和社會征信機構的數據庫所構成的“三足鼎立”的局面。未來,應适當擴大信息采集範圍,擴大信用信息服務範圍。

  (三)穩妥推進個人征信業務發展。從韓國及世界上其他征信發展水平較高國家情況看,個人征信在征信體系中占重要地位,相關信用産品種類豐富,并且與消費金融、小微金融、互聯網金融等行業密切相連,因此,發展個人征信意義重大。

  目前,我國在個人征信方面,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發揮主導作用,唯一一家市場化個人征信機構——百行征信成立于2018年5月,業務仍處于起步階段,未來發展前景可期。随着大數據、區塊鍊、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的發展,個人征信面臨新的發展機遇。

  未來,在繼續發揮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公共征信機構作用的同時,适當創造條件,鼓勵市場化個人征信機構錯位發展、功能互補,增加個人征信産品供給,豐富個人征信業務種類,滿足不同交易主體對于征信産品和服務的需求。

  (四)不斷完善征信法律體系,保障征信業務有序規範發展。從韓國經驗看,征信市場經曆較長時期的曆史發展進程,相關的法律體系也在不斷發展完善。目前,我國征信法律體系基本建立,涵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規範性文件等層級,對征信業的穩健發展起到了保駕護航作用。

  然而,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征信業立法還未上升到國家法律層面,《征信業管理條例》相關條款隻是做出原則性規定,尤其是征信發展領域的基礎——信用信息保護方面的法律法規還未單獨頒布,對于個人和企業信用信息保護的力度有待于進一步加強,這些都要求我國要逐步完善征信的法律法規,形成符合我國經濟發展要求的健全的征信法律體系。


來源:金融時報